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陆权强国

第七百四十五章 血染海疆1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碧海长天,一支舰队正乘风破浪,航行在黄海之上。

    打头一艘万吨战舰一马当先,正是民国四年,政府从美国购买的一艘退役康涅狄格级战列舰。它如今被海军命名为‘新镇’号战列舰,与另一艘民国购入的康涅狄格级姐妹舰‘新定’号战列舰同属民国‘远’级战列舰。

    镇远、定远两艘战列舰曾是北洋海军之骄傲,也是中华近代海军最强大的象征。然而,因为满清的腐朽统治,二十多年前,一场甲午中日战争尽数葬送了北洋海军之精华。定远舰于战前受伤,战中遭日舰袭击后自爆沉没。镇远舰则在战后被日本人强掠回国,屈辱为日本人服役将近二十年,才在1912年被日本人拆毁,可谓是民国海军之耻辱。

    所以,在李汉从美国购入这几艘大舰之后,其中最强的两艘康涅狄格级战列舰就被海军重新命名为‘镇远’跟‘定远’舰。不过考虑到当时民国与日本之间实力上的绝对差距,李汉最终驳回了海军的命名,海军最后妥协,将两艘康涅狄格级战列舰分别命名为‘新镇’及‘新定’号,同属民国‘远’级战列舰。其引申含义,便是新镇远号及新定远号。

    新镇号战列舰一马当前,随后摆开的阵型尚有三艘万吨大舰,分别是‘弗吉尼亚级战列舰’改建的‘威远’、‘威武’、‘威震’三艘民国编号‘威’级的主力战舰。随后尚有‘海容’、‘海筹’、‘海琛’三艘海容级巡洋舰,另有轻巡洋舰‘飞鸿’号、轻巡洋舰‘肇和’号、轻巡洋舰‘应瑞’号、海上补给舰‘云雀’、‘鹧鸪’、‘流莺’、‘山雀’号等等。

    这支舰队几乎云集了如今民国海军七成以上的核心战舰。现在,它们已组成了一支特混舰队,由前任海军总长,如今的民国海军上将刘冠雄统帅指挥。

    刘冠雄,字子英,又字资颖,福建福州人,清末民初海军闽派首领,福州船政学堂后学堂驾驶班第四期毕业,1877年清政府派出海军留学生共三十人前往英国、法国学习;五年后,清政府又派出第二期海军留学生共十人赴英、法两国学习。1884-1885年的中法战争,使清政府进一步认识到加强海军建设的极端重要性。所以,战争刚刚结束,清政府就定下“大治水师”的决策。1885年底,清政府决定选派第三期海军留学生前往英国、法国学习。这次留学共选派了三十三人,其中驾驶专业十七名,轮管专业两名,制造专业十四名。驾驶专业是从福州船政学堂和天津水师学堂驾驶班的毕业生中挑选的,刘冠雄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

    1887年清政府决定派员前往英国、德国接受订购的四艘新式巡洋舰:“致远”、“靖远”、“经远”和“来远”。 为节省数十万元的经费,此次接舰没有另加保险。所以,沿途安全便显得极为重要,北洋海军派出最优秀的官兵参加这次接航行动。四舰各配备管驾官一人、大副一人、留学生二人。刘冠雄被安排在“靖远”号巡洋舰上担任大副。负责指挥这次接舰行动的北洋海军总查、英国人琅威理就驻在该舰。1888年4月,“靖远”等四艘巡洋舰和“左队一号”鱼雷艇驶抵天津大沽,加入了北洋海军。此后,刘冠雄便一直留在“靖远”舰上任帮统等职。

    甲午战争结束后,西方列强趁清政府战败之机,掀起了新一轮瓜分中国的狂潮。1897年,德国强占胶州湾;1898年3月,俄国租借旅顺口;4月法国租借广州湾;7月,英国租借威海卫。清政府无力招架,几乎是有求必应。1899年3月,意大利也加入到瓜分中国的行列中,要分一杯羹,提出租借中国三门湾的无礼要求。为了增加“说服力”,意大利还派出三艘军舰来中国炫耀武力,并向清政府发出最后通牒。意大利人来势汹汹,清政府不知虚实,十分紧张,遂征询海军意见。

    刘冠雄向叶祖圭进言说:“意大利军舰万里远航而来,一定疲惫不堪,补给也十分困难,其劳我逸,形势对我们有利。况且,我军现有“海天”、“海圻”、“海容”、海筹”、“海琛”五艘新购的巡洋舰,完全有实力与意舰一战。”叶祖圭十分赞同刘冠雄的分析,并将这一分析作为海军的意见上报了清廷。清廷得到海军的答复,心里有了底,断然拒绝了意大利的最后通牒。意大利本来就是虚张声势,看到中国方面的态度强硬,只好放弃租借三门湾的无理要求。

    正是这一场对意大利的胜利,为刘冠雄扫平了仕途阻力,获得了北洋首领袁世凯及清政府的青睐。

    1912年1月3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成立。5日,临时大总统孙中山任命黄钟英为海军总长。27日,黄钟英致函孙中山,请辞海军总长职务,要求改任海军总司令。黄钟英在函中称赞刘冠雄“资望才学中外共知,实足以表率海军,魇伏众望。”因此,他向孙中山建议由刘冠雄担任海军总长一职,但孙中山没有同意。不久后袁世凯窃取民国大权,委任昔日心腹刘冠雄就任海军总长,开始执掌海军。

    袁世凯去世后,西南强藩李汉崛起逐鹿中原,成功入主中枢之后不久,刘冠雄作为昔日袁世凯的心腹,为正准备对北洋集团下手的李汉所不喜,很快失去了海军总长之位,虽然仍保留上将军衔,却被调往天津海事学堂担任督办,可谓是大材小用。在1917年天津海事学堂升级为天津海政大学,刘冠雄在任两年期间功劳不小,加上为了平衡死心不小的海军总长汤芗铭,李汉重新启用了刘冠雄跟萨镇冰等两位海军老将,形成了现在的海军三巨头鼎立的局面。

    “要起风了!”

    站在船头,刘冠雄缓缓地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口中喃喃。

    东南方向隐隐有一股风暴将要袭来,将那一片天都已经染黑,一如刘冠雄如今的心情一样沉重。

    一天前这支舰队出港,根据情报以出其不意之势击沉了两艘正在清理海面上中方布置水雷的日本驱逐舰后没多久,就被一直准备剿灭民国海军主力的日本海军给盯上了。未几,这支特混舰队就跟日本海军的先头舰队短暂交手之后开始撤离,只不过因为民国战舰多数都是老式翻新战舰,速度比不得日本的诸多新舰,结果双方一追一撵的,竟然一直无法甩开日本舰队的锁定。如今一追一逃已经一天过去,眼看着双方之间的距离被拉得越来越近,如今已经不足15海里,再几个小时之后,他们就将彻底落入日本人的包围圈内了。

    “传令下去,各舰开足马力,目标刘公岛,全速前进!”

    擦掉了望远镜上的水汽后,刘冠雄这才收起望远镜,转过身来,对着背后的一个上尉参谋交代一句,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向了船舱内。

    四天前一道总统令合着另一道来自海军部的命令,被一同送到了青岛军港内,不久后又被转送到他手上。

    两道命令内容大同小异,总结起来也就那么一句话,他们这支集中了民国海军七成以上战力的特混舰队,如今却担当着‘诱饵’的任务。

    是的,诱饵。

    由于民国海军力量远不及日本海军,因此,在这次中日全面战争中,从一开始总参谋部就没打算让海军舰队堂堂正正的跟日本海军进行正面较量,对于海军在这次中日战争中的作用。在战前总参谋部曾经专门向海军高层将领指示道:这一战中,海军的主要任务就是配合陆军封锁辽东半岛,骚扰跟偷袭日本舰队及运输兵船,有限制的封锁航道打击日本商运能力。

    虽然丢脸一点,但是这个‘保存实力’的战略却得到了很多对民国海军知根知底的高层将领支持。

    所以,在过去的大半个月里,民国海军始终在海上游曳着,避免与日本海军主力交战,靠着规模庞大的海底狼群,并在主要航道布置水雷,艰难的阻挡了日本海军北上,并伺机偷袭对日本商船甚至舰队进行偷袭。

    然而,并非所有的海军将领都是如此,早在开战之初,就有部分海军将领和中下级军官曾联名上书海军部,请求主动护航东南沿海,保护沿海航线,但是这个请求毫无意外的被海军部批驳回去,因为,中日两国海军实力相差太过悬殊。日本人巴不得民国海军做出这种选择,然后他们可以从容不迫的从海上出击,击沉民国舰队,从而彻底控制远东海域,获得向民国南北方任何一处投放兵力开辟第二、第三、第四战场的战略优势。

    面对日本联合舰队的威胁,如果贸然出击,无异于以卵击石,不仅不能保护沿海航线,反而会造成不必要的战斗损失。但,这只是海军高层的意思,却并非是大总统的意思,没人知道大总统到底心里想的什么,他竟然下达了让海军主力出击,担任诱饵舰队,诱惑日本海军主力以伏击的命令。更令刘冠雄感觉到手足冰冷的是,总统令上措辞严肃的注上了一句话,“万望海军诸君不忘北洋亡魂,死战不退!”

    这在刘冠雄看来,分明是被当前的胜利冲昏了脑袋,欲令海军灭亡的命令!

    刘冠雄承认,在过去将近一个月的战争中,民国打了日本一个措手不及,在各条战线上,都获得了令人瞩目的战果。尤其是在辽东半岛跟朝鲜半岛上,民国依仗陆军跟陆航的应用作战,已经将日本压制在了下风,眼看着驱逐日寇,收复辽东半岛就在眼前,如此惊人的胜利,恐怕已经令那位年轻的大总统,也滋生了骄傲之心。

    这仗怕是不好打了!

    潮湿的海风不断吹来,刘冠雄长叹一口气。

    作为这支特混舰队的最高指挥官,他知道的远比常人要多得多。比方说,民国为了伏击日本舰队,早在一周前便敲定了将在距离威海卫刘公岛附近30海里范围内设下了埋伏圈。经过了几天的调兵遣将,云集整个黄海跟东海海域的六十多艘潜艇全部调集到了这里,除此外尚有从长江口、渤海湾星夜兼程赶来的七十所艘鱼雷快艇,刘公岛上已经初步修建完成的简易机场能够保证战时三个轰炸中队的陆航飞机使用,除此外,这里还云集了整个民国几乎全部的海军水面战舰。

    尽管看上去准备十足,然而,在刘冠雄看来民国之所以能在战初重创日本驻扎旅顺跟台湾岛的分舰队,不过是趁日本人不备打了个措手不及而已。如今日本人在民国身上吃了那么多亏,自然长了记性,再想重复战之初的胜利,可就难了!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