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竞技 > 三国旌旗

第四百六十章 最后的决战1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见到赵云有撤兵的意图,曹仁再次增兵,将夏侯惇大营,南郑城中所有的兵卒都征调出来,就是身上有轻伤的兵卒都不例外,这一万多兵卒黑压压的跟在三路军队后面,呐喊连连,直奔赵云的大营杀去。

    面对潮水一样的操兵,河北兵卒彻底支持不住了,不到半个时辰,赵云的防线就全面崩溃,被曹仁三人杀入大营。

    好在赵云早就做好了跑路的准备,带领三千精骑拼死挡在大部队后面,这才避免了被曹军屠杀的厄运。

    但是也仅仅如此而已,赵云的军队还是被曹仁三人撵的跟丧家之犬没什么两样,顺着汉水没命的逃跑,周泰建造那几座大营几乎没起到任何作用,被曹军一突即破。兵卒几乎刚占道防线后面,就见到赵云浑身浴血的身影。

    一连撤退了五十余里,河北兵卒这才安下营来,回头看看,城固县已经近在眼前了,赵云真是欲哭无泪。

    一定要注意,河北兵卒能安下大营,并不因为曹兵不敢追击了,也不是赵云的叁仟精骑死命抵挡,震慑住了曹兵,更不是曹军怕城固县的廖化接应赵云原因是曹兵也累了,也要停下脚步埋锅造饭。

    赵云十分郁闷,没道理啊,曹仁不是在洛阳和主公大战吗,怎么跑到汉中来了,尼玛就不怕洛阳失手吗?还有太史慈,张辽,李儒,你们几个都跟猪一起睡了,这么一个大活人跑了你们都不知道?

    不敢骂李重,赵云嘴里嘟嘟囔囔,把太史慈等人挨个骂了个遍,由觉得不解恨,抡起长枪噼里啪啦一阵乱砸,这才长出了口气,渐渐静下心来。

    这倒不是赵云受不起打击,没有几个武将打了败仗就要死要活的,关键是长时间的作战,无论兵卒还是将领,心理压力都很大,赵云也是借势缓解一下而已,不过却把四周的兵卒吓得噤若寒蝉。

    冷静下来之后,赵云立即写了一封书信,命令斥候飞马报与李重。军情如火,无论是打了败仗,还是打了胜仗,赵云都必须在第一时间让李重知道此事。

    古代交通并不发达,但也要分情况对待,斥候的马术精良,昼夜奔驰,没过几天就把情报送到李重手中。李重只看了一眼,心中就翻起轩然大波,急忙招李儒、魏延等人前来议事,同事名人给太史慈和张辽送信,命令二人小心行事。

    先将战况稳定下来,李重这才冲着李儒和魏延等人问道:“文优,文长你们对赵将军打败有什么看法?”

    李儒一拱手,当先说道:“陛下,胜败乃兵家常事,汉中之败,罪不在赵将军。不过曹仁忽然出现在汉中,实在令人费解。”

    魏延也点头附和道:“文优所言甚是,曹仁居然也跑到汉中了,还与夏侯惇一起夹攻子龙将军,真是无耻之尤!”

    魏延这话纯属胡说,战场又不是打擂台,哪有不以寡凌众的道理,换做是魏延,也不会介意和赵云联手干掉曹仁的,这话只是铺垫而已。接下来闻言眉头一皱,有些不自信的说道:“曹仁不是把洛阳的兵卒都抽调到汉中去了吧?”

    李重和李儒闻言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曹仁孤身一人前去汉中还有可能,但要说抽调洛阳的兵卒前去,就有点不知死活了,洛阳可是曹操的战略中心,政治中心,也可以说是整个天下的重心,只要曹操不发疯,就不会抽调略阳的兵卒,将洛阳置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至于赵云所说的曹仁夏侯惇带领数万人,李重和李儒更相信那是二人的疑兵之计,急切之间,赵云判断有误也是很正常的。

    魏延说出这话,自己都有点不相信,生怕被看轻,于是又补充了一句:“除非曹操想跑?不然的话……”

    话音一落,李重和李儒顿时浑身一震,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快把地图拿来……”李重急声大叫道,立即有兵卒铺开地图,李重用手指在地图上画着线,从洛阳到长安,再到陇西,再到……

    把时间回推一下,看看江南战场。

    北方已经是秋季,长江沿岸依旧是盛夏时节,夷陵之处大江两岸高山耸立,江水汹涌,相隔数里就能听到江水的咆哮声。乐进腰挎着钢刀,在水军营寨的最外围巡视,绵绵的细雨之中,远方的高山丛林朦朦胧胧,如同一幅精心绘制的水墨画一般。

    乐进看的有的有些出神,就在这时,一名兵卒快步而至,拱手说道:“乐将军,徐晃将军请将军前去商议军情?”

    “知道了!”乐进点了点头,吩咐手下的将领小心行事,如果周瑜带兵前来骚扰,放箭迎敌即可。现在天气不好,雨水连绵,江水的水位很高,只要周瑜不吃错药,是不会冒险进攻的,所以乐进只要随口吩咐了一下即可。

    来到徐晃帐中,乐进差点没笑出声来,只见徐晃身穿着一身便衣,桌案旁边摆放着一座炭炉,炭炉炉火熊熊,烤的帐内十分温暖。

    在炭炉上面,坐着一尊酒壶,酒壶热气翻腾,传出一股浓郁的酒香。

    乐进扬眉道:“公明好不义气,让我在凄风冷雨中巡视大营,你却坐在帐内享受美酒,该当何罪?”

    徐晃哈哈一笑,说道:“这不是派人找你了吗,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满意满意。”乐进连胜说道,随手脱下铠甲。

    等到乐进落座,徐晃拿起酒勺,给乐进斟满一杯米酒,忽然叹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转回头,翻覆手,做了三分。

    前人创业非容易,后代无贤总是空。回首汉陵和楚庙,一般潇洒月明中。落日西飞滚滚,大江东去滔滔。夜来今日又明朝,蓦地青春过了。千古风流人物,一时多少英豪。龙争虎斗漫劬劳,落得一场谈笑。”

    乐进见状有些疑惑的问道:“公明可有什么心事?”

    徐晃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沉声道:“李子悔这首诗词写的确实不错,实在叫人唏嘘不已,哈哈……”

    笑罢,徐晃忽然正色道:“文谦,今日接到陛下的军令。”

    “什么军令,可否让我知晓?”徐晃是主将,所以乐进才有此一问。

    徐晃在怀里取出一封书信,递到乐进手里,慢慢说道:“主公已经将你我的家眷送到鱼腹,不知文谦意下如何?”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