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执子之手

147完结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


    事关重大,考虑到信件丢失,聂蓉蓉前后三封信寄给了箫殇,就是有丢失,总有一封能收到。信上写的十分云淡风清,只是提一句顾驸马去世,也是担心信在路上丢了,被人打开看到。聂蓉蓉不知道箫殇看到信之后会是什么心情,她自己并没有信里的云淡风情,就是设身处地的想她也不想出对箫殇来说顾驸马到底意味着什么,儿子对爹的心情,或者真的只有当事人才能明白。

    “老大怎么这么久没信来啊。”聂大太太问着,一般来说再晚三个月左右箫殇总会有封信回来,现在都快半年了,完全没有看到信,箫殇又是上战场,如何不心急。

    聂蓉蓉笑着道:“我特意打发人去郑王府问好,大哥在军中好的很,马上又要升官,只怕事情比较忙。”

    箫殇的真实身世连聂大太太都不晓得,这种必须要保守一辈子的秘密,没必要拖累聂大太太也跟着挂念着。

    “唉,老大啊……”聂大太太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聂蓉蓉只是笑笑,写了三封信,箫殇肯定收到了。至于没回信,设身处地的想,出了这样的事,箫殇回信要写什么呢。就是她自己,要是箫殇也在,她要跟箫殇说什么呢。

    “太太,奶奶……”章婆子急匆匆跑进来, 礼都顾不上了,瞪着眼睛道:“大爷回来了……”

    “什么??”

    聂大太太和聂蓉蓉听得都是一怔,忙站起身来,聂蓉蓉就要往外走。

    章婆子这才反应过来忙道:“奶奶莫着急,是大爷的小厮回来说的,大爷先去了兵部,还没回来。”

    “唤小厮过来。”聂蓉蓉马上说着,又道:“吩咐厨房把饭菜做上,还有衣服让丫头都收拾出来,屋子全部打扫一遍。”

    屋子里的丫头婆子忙碌起来,聂大太太和聂蓉蓉反而有种手足无措之感,尤其是聂大太太,完全预料不到箫殇会突然回来。因为海战时间拉的长了,前线的战士也有了一定的假期,前几年箫殇就回来过一趟,看看两个儿子,在家里呆了半个月左右就走了。走前箫殇就说过,战事结束之前不会回来。

    军士三年有一个月的假期,但像郑王府那种肯定不会回来,放到箫殇身上也是一样,他想挣功劳,就要一直在前线,不然出事了,负责还要他背。

    “大爷怎么突然回来了,是不是前线出什么事了?”聂大太太关切的问着小厮,就差直接问,箫殇是不是缺乏胳膊断腿被迫下场。

    “大爷好着呢,太太勿念。”小厮笑着又道:“现在前线战事平和,大爷便向上司告请,回家来看看。”

    聂大太太听得心放回肚子里,聂蓉蓉这才开始发问,也就是一些日常琐事,小厮也都一一回答。箫殇并不是养尊处优的世家公子,又常年在海上行走,虽然战争期间有点不同,但以前跑海运也是命别在裤腰上,总体来说也差不哪里去。

    大概问了问,跟着的小厮也辛苦,聂蓉蓉让章婆子拿了一百两银子给他,便让他回家休息。箫殇走之前也不用过来侍侯,自由打发时间就好。

    “谢奶奶赏。”小厮笑着说,又道:“大爷去兵部,只怕要还好一会才会回来,大老爷特意叮嘱了,不让太太奶奶到门口去接。”

    “嗯,老大还是细心。”聂大太太说着,跟官府衙门打交道,时间上是真不好说。

    从上午等到下午,聂大太太和聂蓉蓉连饭都没顾上吃,聂蓉蓉又派管事把晖哥儿和然哥儿提前接过来,两个孩子说不上紧张还是怎么的,倒是显得有些茫然,己经到了读书的年龄,当然晓得父为子纲这个大道理。

    但父亲到底是什么样的,他们完全没有印象。

    “娘,爹爹严厉吗?”晖哥儿问着,书读不好会不会打板子?

    然哥儿也在旁边等听答案,聂大太太和聂蓉蓉虽然不会过份宠爱儿子,但要说三天一打也不会。直到进了学堂,老师管教极严,挨了几回板子,才知道挨打的苦处。现在爹爹回来了,最担心就是会不会挨打。

    聂蓉蓉摸着晖哥儿的头,很想对他笑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聂大太太叹气道:“儿子都不知道爹什么样,老大呀……”

    晖哥儿却是道:“老师说爹爹是个大英雄,他在外头收复失地,是国之栋梁。”

    “是呀,要是没有你爹,我们怎么能过上现在的日子。”聂蓉蓉说着,又道:“想想你吃的饭,穿的衣,全部都是你爹爹在外头辛苦挣回来的,就是现在读书的地方,也是因为你爹爹才有的。”不要怪他常年不在家,更不要怪他没有尽到当爹的责任,他能为这个家做的都做了。

    “爹爹,真厉害。”然哥儿说着。

    聂大太太笑着道:“你们爹爹最厉害了。”

    “大爷回来了……”前头婆子一声高喊,这是聂蓉蓉吩咐的,有消息就赶紧传进来,非常时期不用太在意规矩。

    聂大太太和聂蓉蓉听得一震,马上拉起身来,一人扯一个往外走,晖哥儿和然哥儿也打起了精神,神情却多少有些茫然,要是有印象,肯定是想念或者害怕之类的。现在完全没印象,父亲两个字对他们就像书本上的一个词,没有真实感。

    刚走到垂花门,箫殇迎面走来,聂蓉蓉顿时怔住了,牵着然哥儿的手不禁握紧。亲眼看到了,跟着听人说回来了,还是大不同。一别数年,箫殇的容貌并没什么变化,就是她自己,年龄是在增长,但外表看起来真没啥大变化。

    变的是感觉,此时的箫殇更像是一把出鞘的剑,锐利而内敛。以前箫殇虽然常年跑海路,风险虽大,到底不是战场,也不是回回死人,现在上了战场,自然不同。

    “我回来了……”

    箫殇说着,聂大太太两鬓的白发,聂蓉蓉稍瘦的脸庞,各人手中的孩子,心中愧疚浮了起来。身边的两个女人,他都没有照顾好。

    聂大太太年龄越长越是想念儿子,此时看到箫殇好好回来,眼泪顿时落下,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聂蓉蓉看着箫殇也是眼泪汪汪,晖哥儿和然哥儿则是有些发怔,想亲切,似乎又有些害怕,只是往祖母(母亲)身后缩了缩。

    箫殇脸上神情万幻莫千,却长长长躬身做了个揖,聂蓉蓉眼泪跟着落了下来,却是上前轻声道:“大哥这是做什么呢……”

    “他应该的。”聂大太太说着,这是箫殇欠他们娘几个的。

    “母亲,娘子,辛苦了。”箫殇说着,又作了个揖。

    “好了,别站门口了,回屋说话。”聂大太太说着,又拉拉孩子道:“快点叫爹。”

    晖哥儿和然哥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晖哥儿到底大些,再加上聂大太太和聂蓉蓉一直跟他说,小时候爹爹天天抱着他,自己多跟他亲,便叫着道:“爹爹……”

    箫殇伸手摸摸晖哥儿的头,又看看旁边的然哥儿,别说两个孩子不认得他,就是他这个爹大街上遇到也不敢认,小孩子长的太快,根本就认不出来。

    旁边然哥儿看哥哥叫了,也看着陌生的箫殇跟着叫着一声爹爹。

    箫殇这回没摸头,改成抱的了,左手抱起晖哥儿,右手捞起然哥儿,笑着道:“以后爹爹陪你们玩。”

    屋里各色东西早就准备齐全,洗澡吃饭完毕,聂大太太就问箫殇这几年在边关的情况,箫殇报喜不报忧,只说很好。晖哥儿和然哥儿则围着箫殇左看右看,想亲近些,似乎又怕生。箫殇便把他们抱在腿上,自己书读的不多,也不问儿子功课,只问问平常做什么。

    晖哥儿和然哥儿说的磕磕绊绊,表达的却很清楚。在没有女儿对比的情况下,箫殇对儿子们还是很不错,一人脸上亲了一下,笑着道:“要听祖母和娘亲的话。”

    晚饭厨房准备了一桌酒席,一家人高高兴兴在聂蓉蓉屋里吃顿团圆饭,经过半下午的熟愁,晖哥儿和然哥儿对箫殇也没那么陌生了,虽然还是不敢主动说话,却不像刚见的时候连叫人都不会。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别闹你们爹了,早些歇着吧。”聂大太太笑着说,该让他们夫妻好好说说话,这些年聂蓉蓉太辛苦了。对两个孩子招招手,跟着侍侯的奶妈立即跟上。晖哥儿和然哥儿早从聂蓉蓉正房搬出去,箫殇不在家,两个孩子肯定不能放在前头书房,便一个东厢一个西厢住着。

    丫头婆子收拾了桌碟,箫殇虽然下午洗过了,婆子仍然端来水侍侯着箫殇和聂蓉蓉洗梳,箫殇一直没说话,眼睛却是跟着聂蓉蓉转。聂蓉蓉则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箫殇回来她当然高兴,想到箫殇回来的原因,她就高兴不起来。

    “都退下吧。”箫殇说着。

    章婆子带着丫头们退下,走时当然不忘把门关好。

    箫殇在思索半天之后,最后化成一句:“这几年辛苦你了。”上有老,下有小,男人不在家,男方家里没有亲友,更没有娘家人可以依靠,其中的辛苦可以想像。

    聂蓉蓉听得眼泪在眼框里打了转,却是道:“我能做的也就是这些而己。”

    她没有绝色的容貌,没有横溢的才情,更没有过人的能力,她只是一个再平庸不过的妇人,能做的也就是照顾好婆婆和孩子,然后等待丈夫回来。

    箫殇听得动容,伸手搂住聂蓉蓉,道:“我向你发誓,等我再次回来,我绝对不会再离开你一步。”

    “嗯。”聂蓉蓉轻声说着,只要箫殇还记得回家的路,她的等待就有意义。

    海边战事并没有彻底结束,箫殇回来请了一个月的假,实际在家只有半个月的光阴,另外半个月全搭路上了。在外征战的父亲难得回来一趟,晖哥儿和然哥儿都请了假,箫殇当起了全职好爸爸,每天陪着儿子们玩打仗游戏,晖哥儿和然哥儿男子家既爱玩,两天不到父子就混熟了,箫殇还讲起海上战场的事,两个孩子更是听得津津有味。

    “爹爹,好厉害!”

    “爹爹是大英雄!!”

    儿子的称赞声让箫殇笑了起来,聂蓉蓉看着也只是笑,早在很多年前她就晓得箫殇很爱这个家,或许就是因为从来没有过,所以才格外的珍惜。箫殇回来之后只字未提顾驸马之死,她更不会问,有些事情没办法开口。

    “外头有位姓顾的公子,说要见大爷。”婆子进门回话。

    聂蓉蓉手里正做着针线,听得顾字,一针扎到手指,鲜血冒了出来。箫殇走近,抓起她受伤的手指轻轻吸吮着却是朝她笑了笑,道:“我去去就回。”

    聂蓉蓉看看他,眼中没有一丝犹豫,心中早有决断,道:“嗯。”有些事情必须自己解决,谁也替不了。

    箫殇穿上外衣到前头厅里,管事己经引着顾惜风到厅里坐下。小厮打起帘子,箫殇脚刚踏进屋里,就道:“不用你们侍侯,出去吧.”

    小厮管事退下,顾惜风也抬头看向箫殇,他认得箫殇,在他还不知道箫殇身世之前。同样的箫殇也认得他,对视的一瞬间,箫殇神情淡然,顾惜风神情复杂,直接站起身来。

    箫殇没吭声,自己既没坐下,也没让顾惜风坐,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对方。直到好一会,顾惜风才艰难的道:“父亲去世时跟我说……”

    “我姓箫。”箫殇打断顾惜风的话,神情淡然。

    顾惜风似乎怔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却比哭还难看,自嘲的道:“是噢,你姓箫……”

    “顾大爷有事就请直言。”箫殇说着。

    顾惜风摇摇头,道:“没事,只是路过而己。”

    箫殇向他拱手道:“恕不远送。”

    “告辞。”顾惜风说着,整个人却显得空荡荡的,连身上的衣服也显得轻飘起来。

    半个月之后箫殇动身回前线,晖哥儿和然哥儿拉着他的手,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聂大太太更是直接道:“早些回来,我这把老骨头还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你。”

    聂蓉蓉轻笑着道:“大哥路上小心,我会照顾好家里。”

    箫殇只是看看聂蓉蓉,轻轻握住她的手,内疚的道:“家里的事都交给你了。”

    “嗯,大哥放心吧。”聂蓉蓉轻声说着,她肯定能等回箫殇。

    几年后的某天,婆子高声喊着:“大爷回来了,回来了……”

    聂蓉蓉叫来晖哥儿与然哥儿,扶着聂大太太,慢慢向外走着。聂大太太年龄大了,身体早就不听话,若是无人搀扶根本就没有办法走路。就是她自己,女子最好的年华都在漫长的等待的中度过,聂大太太问过她,可否后悔。

    她摇摇头,她从来不后悔。既使夫妻分离这么多年,只要箫殇回来就好。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www.novelbook.cn龙腾小说网]